• <dl id="sgxg0"><s id="sgxg0"></s></dl>
    <dl id="sgxg0"><menu id="sgxg0"></menu></dl>
  • 逃离北上广,有群年轻人回家种地

    ?

    虎嗅注:经常有人在喊“逃离北上广?#20445;?#36825;有一群人真的做到了,他们的选择是:回家种地。当然此种地非彼种地,在新零售和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,有机农产品已经成为了尖儿货,辅以成熟的电商和物流体系,倒也是一门不错的行?#34180;?/p>

    1960年代,沉迷摇滚乐,身着色?#25910;?#25196;服饰的嬉皮士们把浑身使不完的力气花在了农业上。他们不信任工业体系与?#26102;?#20027;义——认为这是农药、除草剂与环?#31216;?#22351;的代名词——并探索自己种?#24425;卟说?#21150;法,不作工业化的同?#34180;?/p>

    美国最大的有机超市Whole Foods创始人John Mackey也是其中一?#34180;?#20182;开设的家门店吸引来厌恶连锁超市的嬉皮士们。家Whole Foods甚至不出售肉类、糖与咖啡。如今Whole Foods已经成为有机农业的代名词,向美国市场兜售有机农产品——或者说一种概念。

    这场轰轰烈烈的反工业运动?#26377;两瘢?#21457;展?#38378;恕?#26377;机农业”的概念。通俗来说,“有机农业”指代的是不使用农药化肥、生长调节?#24651;?#29289;质,完全遵循自?#36824;?#24459;的农业生产生产方式。

    咨询公司欧睿的统计显示中国在2012到2016年间的有机食物消费量维持了两位数的年增长率。在某种程度上,对于中国人而言,即使不知道“有机”这个?#26102;?#21518;复杂的概念,但是无污染和添加的便是安全的。

    美国有机超市Whole Foods

    在中国,也有不少年轻人,带着嬉皮士一般?#21019;?#32479;精神和健康食材的?#38750;?#24847;识,开始学习一件听起来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事情,如何种田。曾经一度,“返乡青年”如同“创客”一般,成为创投圈内的一个流行词汇。

    北京顺义龙湾屯镇柳庄户村,一家名为“小毛驴”的农场在2009年开始运营。创办人石嫣或许是批“返乡青年?#34180;?008年,她结束在北京的博士学习之后,到美国明尼苏达州西南部的农场里当了半年农民,随后,她把CSA理念带到中国。

    CSA理念(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)指的是消费者采?#36855;?#36141;的方式,与生态农场订下一年或者数月的农产品,起源于1960年代的瑞士。目?#38712;?#20013;国已经有大约1000家CSA农场。2012年,石嫣开出?#35828;?#20108;家CSA模式经营的分享收获农场。而不少年轻人也将这些农场是为自己的试验田,学习CSA模式经营和有机概念。

    石?#36867;?#22905;的小毛驴农场

    在“小毛驴农场”出?#20540;?#19968;年之前,中国爆发了今年来最为严重的?#31216;?#23433;全?#24405;?008年,奶粉掺有三聚氰胺的惊天丑闻,摧毁了中国人对?#31216;?#23433;全的信心。这些农场的出现似乎是一场餐桌自救运动。

    生活在成都的唐亮就转成来到北京小毛驴农场?#25226;?#20064;”了两年。他之前一直在成都销售生物实验器材,但也是在有机?#39034;?#21450;CSA理念的影响之下,打算自己?#37096;?#19968;间CSA模式的农场。唐亮在成都?#35760;?#38468;近租了30亩地,主要种生姜,农产?#20998;?#35201;卖给成都周边的零散?#27809;А?#32780;唐亮农场的另一部?#36136;?#20837;则来自开在有机农场里的餐厅,模式与“农家乐”相似。

    这个家庭农场经营两三年后就进入了稳定运营的状态,80%收入来自销售农产品,20%来自农场自建的餐厅。后者类似于农家乐,?#36824;?#20320;得自己采摘、自己做饭。尽管没有像管理一家公司那样去做财务管理,现在收入可以保证农场正常运作,家人也能过上还算不错的生活。

    这样的生活状态也吸引着更多的年轻人开始返乡种地。

    位于浙江临安的太阳公社也是CSA模式的代表。这里的养猪场还被媒体称为中国最美的猪圈,这个猪圈由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陈浩如设计,并带领村民用竹子搭建而成。太阳公社最开始为80户家庭提供定额的产品——包括了猪肉、大米、鸡蛋和蔬菜——这些家庭要为此预付25000/每年的会员费用。太阳公社还有自己的电商渠道。例如一个“周末有机”套餐售价360元,一只放养的走地鸡188元,价格与精品超市接近。

    太阳公社的“周末有机”套餐

    28岁的戴开行去年刚回重庆老家开荒了自家12亩地,买了600颗果树苗、十几只山羊,也做起了生态果园。他也去北京小毛驴农场实习过一年,知道社区支持农场的CSA理念,也了解大农场根据会员需求去种?#35828;?#29609;法。?#36824;?#20182;显然还没有太多经验,问起为什么选择中晚熟柑橘树时,他表示主要是从同乡那里问来的经验,而在重庆没人试过用有机的方式种晚熟柑橘,包括还没等来个柑橘丰产期的他自己。

    从蔬?#35828;?#29482;肉,各种主打有机的农场在中国涌现。在过去十年,光是北京周边就陆续出现了诸如小毛驴农场、凤凰有机公社、分享收获农场等提供不使?#27809;?#32933;农药的有机种植农场。

    与此同时,有机产品的分销渠道的参与者正在变多,他们也大力宣传有机食物和更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    以组织相对灵活的农夫市集来说,从2010年起,全国各地强调有机生态的农夫市集开始出现。2012年,中国农夫市集的数量到达一个峰值。全国陆续有十余个一二线城市举办过自己的农夫市集。据专注报道有机行业的网站有机会显示,现在光北京的农夫市集就有15个。

    这些农场都出现在相对高?#35828;?#21306;域,为城市中接受有机概念的消费者,实践从“农田到餐桌”的概念。部分农夫市集出现在相对高?#35828;?#28040;费区域,譬如精品购物?#34892;?#30340;地下中庭,销售平均每公斤20元以上的日常蔬菜,200元一公斤的有机樱?#25671;?/p>

    上海Green&Safe餐厅门口的农夫市集

    北京三里屯那里花园里的农夫市集

    市场调研机构英敏特中国市场策略师Paul French曾表示,“有机?#31216;?#28040;费的显著上升表明,消费者(高收入)在某种程度上会抓住一切机会购买和消费有来自有信誉产地的产品,这样的产品能够追根溯源,了解原料生长过程和加工过程。并且用于出口,得到国外权威机构认可的?#31216;罰?#22312;消费者中也倍受欢迎。”

    但独立有机农场的渠道,除了“散客”之外,却无法形成稳定的体系。这或许是这群返乡青年遇到的最大难题。

    目前,尽管政府鼓励发展有机农业或者生态农业,小农场主还是没有相关的价格保护机制,和传统小农一样也面临产?#20998;?#38144;的可能。

    对于高端超市CitySuper与Ole"而言,很显然,返乡青年农场的规模并不足?#26376;?#36275;自己的需求。他们会选择与大型的有机农场合作。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便是独立有机餐厅,他们也是有机?#39034;?#24403;中的重要角色。

    晚于返乡青年,大众开始?#38750;?#20581;康的生活风尚是从2015年左右开始的。有机餐厅Tribe创始人余敏告诉界面新闻,“三年多前,餐厅刚开的时候,我们会做一些健?#21040;?#24231;,告诉消费者什么是有机。”和Green&Safe、悦食衡集这类有机餐厅一样,Tribe也会在餐厅零售一些有机食材。这些食材都会标上来?#38405;?#20010;农场。

    但有机餐厅Tribe创始人余敏早期在调?#20449;?#22330;中,也发现小型有机农场农产品的质量和产量都是不稳定的。“和小农场合作,我们需要承担一部分物流成本。他们保障当季有货已经很不容易了。采购也要去了解哪个季节、哪个农场的西红柿更好。?#24444;?#21578;诉界面新闻,“但大型有机农场也往往看不上我们餐厅量这么小的订单。另外,他们养?#36710;?#39135;材也更大众。我们做西餐用不上,?#28909;?#19968;些特别的香料。”

    有机餐厅Tribe

    ?#36824;?#29420;立有机农场的出现,在某种程度上,让消费者对有机的真实性有了更多确信。

    “中国消费者对?#31216;?#23433;全都比较敏感,能有一个专注解决这个问题的电商,我还是愿意去试一试的。但是他们自己声称符合某个标准,我也不太知道怎么去确认。”强调卖原生态农产品的电商一?#36164;?#38598;两周年活动上,一位被邀请参加活动的消费者说。

    国家认监委在2014年在对有机产?#26041;?#34892;认证真实?#32422;?#26597;时发现,流通领域违规使?#33804;现?#26631;识现象突出,认证真实性不符?#19979;?#39640;达5.8%。其中,50%是因为认证证书超期使用。

    2014年4月1日,新版《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》正式实施。经过本?#20013;?#35746;,中国的有机产品监管制度变得更为严格。那些实力较弱的小农场将?#22351;?#22312;有机?#31216;?#24066;场门外。在中国,有机认证很像金融市场的入场牌照。随着政策收紧,这一年中国有24个有机认证机构,认证费用超15万。

   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组织者之一常天乐认为,那些认证机构每年只检查递交申请的农场两次,对担心?#31216;?#23433;全的消费者来说并不具有参?#25216;?#20540;。

    返乡青年们?#37096;?#22987;探索如何建立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。

    太阳公社的创始人陈卫会在微信公众号上邀请会员,从杭州驱车1.5小时到农场参观,并且在现场和农民?#22902;歟?#20284;乎像是餐饮品牌开放后厨的方式那样,来确认这些产品是真的有机。他不会花钱去做有机认真,“我们的认证都是在农民的脸上?#20445;?#22826;阳公社用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宣传标语,并且把生产者的照片印在自己的包装上,增加一种信任?#23567;?/p>

    太阳公社把生产者印在包装上

    余敏会则把小农场的负责人请到Tribe餐厅里来和?#19997;?#20132;流。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线上农夫市集的一?#36164;?#38598;也在公众号上?#36130;?#20102;返乡青年的励志创?#20498;?#20107;,试?#21363;?#21160;消费者。“到底是不是有机?你对这个事情有质疑,可以在互动活动中直接和农场负责人聊。”余敏说。

    而全球也存在一部分消费者不信“有机”的标签。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安慰剂效应——虽然有机食物和传统食物一样健康和安全,但由于相信有机食物更健康,会带来心理上的满足?#23567;?/p>

    ?#36824;?#22312;有机的概念真的被大众接受之前,唐亮不打算扩大自己的规模了。

    投资人?#20843;?#25193;大家庭农场规模前,他做了个数学题——30年后,在?#20013;?#30340;城市化进展中,中国人均耕地面积也就30多亩左?#25671;?#20182;目前还不知道,真正愿意高价购买有机农产品的消费者还会不会继续增长下去。


   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
    本文转自公众号:“界面(ID:wowjiemian)?#20445;?#20316;者:唐怡园,编辑:牙韩翔。

   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    微口订阅号

    关注订阅号

   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   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    热点?#24405;?/div>
    微口订阅号

    关注订阅号

   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   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    阅读下一篇
    微口订阅号

    自媒体运营攻略
    行业经验交流

    关闭

    创建藏点

    藏点名称
    藏点说明
    藏点封面
    转藏至我的藏点 +新建藏点
      关闭
      确定 取消
      山西11选5单双
    • <dl id="sgxg0"><s id="sgxg0"></s></dl>
      <dl id="sgxg0"><menu id="sgxg0"></menu></dl>
    • <dl id="sgxg0"><s id="sgxg0"></s></dl>
      <dl id="sgxg0"><menu id="sgxg0"></menu></dl>